文革往事之九打擂台 淫妻奸情

wzq345151 1月前 3702

早上我醒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没醒,可能是铁牛低估了金枪不倒的威力,又或许是大男孩们过剩的精力被春药淋漓尽致的发挥了出来,也或许是男孩们的暴虐因子因一天的轮奸而释放出来,本来是候补的淑芳第一次被操的求了绕,一根根因吃了药而越来越硬的鸡巴,肆意的在女人的逼里抽插,不需要淑芳在大炕上轮圈,女人屁股放在炕沿边,分开两条腿,男孩们排着队说笑着一边操着淑芳的逼,一边谈论着下午那七个被轮奸女人各自的特点和自己分别操她们的感受。这是一场盛宴,男孩们像正在吃以后才出来的自助餐一样,随意的操着这些逼。彼此的讨论更加激发着性欲,淑芳的两片阴唇已经肿得像两颗扁圆的葡萄,阴道口随着越来越肿的逼而变的越来越狭小,操起来也越来越疼,女人始终再坚持。聊天的时间过的越来越快,不知不觉每人在淑芳身上都干了两炮,射了一天的鸡巴最后射出的都是水了,但还是硬着的。淑芳已经换成了狗爬的姿势,一只又一只的鸡巴从屁股后面又无情的干进了逼里。

“铁牛,我快不行了。”淑芳喊着铁牛,“逼没感觉了,全都木了,怎么里面很疼呀。”

“我有点怕了,别把逼弄坏了。”淑芳的声音带着一点的哭腔。这个一直以来坚强泼辣著称的地主婆也被这仿佛无休止得轮奸弄怕了。女人性生活时间久了,子宫会自然的下坠,这是操的时间长了,鸡巴捅到了下坠了的子宫口了。

铁牛推开了正在狠狠操逼的一个兄弟,后面抱着屁股操逼操的十分用力,每一下都能把鸡巴全部干进去,这个姿势很受大家欢迎。

房间里的灯光不好,铁牛用手掌摸了一把淑芳的逼,满手滑滑的精液,但是颜色有点发红,这说明逼里出血了,结合淑芳说的子宫口有点疼,淑芳一直没被干开过的子宫口受伤了。

“好了好了,别干了,再干淑芳姐明天就起不来了,想玩明天晚上继续吧,别老想着操逼,鸡巴一会就软了,都睡觉。”

铁牛把大家赶回了炕上,和三宝一起抬着淑芳到灶房,打了一盆的热水,清理着淑芳的下身。

长时间摩擦已经早已肿成粉色葡萄形状的大小阴唇,被操成血红色的阴道口,口边上一圈的肉芽全都肿起了很高,如果不是逼口里流着精液,都很难一下子找到逼口。

“淑芳姐,里面有点破了,流了点血,不多,睡觉时你拿东西先垫着,不动它,一会就好了。”铁牛安慰着下身全无知觉的女人。

“嗯,姐没事。”被男人持续的轮奸了五十多回,将近四个小时,不可能没事,换上彩芳,早就已经被操死了,水仙也够呛,老逼确实是抗造,淑芳也坚强,人有目标什么都能忍。

这是第二天我看到了阴道还在微微渗着血的淑芳时,铁牛告诉我的。的确是伤到了子宫,淑芳早上起来,逼的麻木劲过了后,就是持续的胀痛,柱子帮她在阴道口上敷了个热毛巾,但是,她说最疼的是小肚子。喘气都疼,我和铁牛对望一眼,那是子宫的位置,再加上流了一点血,子宫应该受伤不轻。一群不知轻重的玩意,我心里骂着,看来那七个等着操的女人,得让这些家伙轻点干了,淑芳的事给了我一个警示,这么耐操的老逼都被干废了,那几个四十几岁的的无所谓,十几二十岁的三个逼呢?真操坏了,那可就麻烦了。

林叔叔打电话到大队部,我接的,他说让我回去一趟,有好消息告诉我。

真的是好消息。我的两个名额是省里直接下来的,带着龙头给我的,市里面在讨论市里那十个名额时,老师长想到了毕竟财贸中专的问题是他给林勇虎布置的,这让他也得到了省里领导的表扬,一点也不表示一下不太合适,所以就又要了一个名额给我们学校,我们学校加上我们也只有三个小组配合农村基层教育改造黑五类,指标原则上是下不到学校的,人情一般都是公社和队里送下去,我是特例,卢副书记听说我正在改造黑五类才给的名额。

知道我这有五个富农,这个名额林叔叔也给了我。

我真的是十分的高兴,困扰我很久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但是,目前我谁都不会告诉,包括铁牛,我准备在我们的评分出来后,再送给失败者一个大大的惊喜。

陪老妈在医院食堂吃了顿饭,我要了些酒精棉球,纱布,紫药水,红药水之类的外伤药,就连很紧缺的云南白药我老妈也给我要了两瓶,那时候的瓶是大的,一瓶能装二两药,我是以农村干活总受伤的理由要的,害得老妈上下检查了一圈我这个宝贝儿子,还把我当成小孩子,殊不知她心目里的这个小孩子,已经祸害了好几个她这么大的女人了。我还偷偷的到牙科孙阿姨那里拿了一个放到嘴里能把里面牙的状况反射出来的小镜子和两个镊子。

回到村里,我发现这些家伙又在闹妖,他们让三家打擂台。

今天我走时,七个女人都没起来,我让铁牛给她们还有淑芳每人下了两个荷包蛋,身子需要补一下的,吃了之后她们又昏昏睡了,恢复体力,上午大家都去给小寡妇家搬东西,县里给送来了一车的东西,家具,被褥,锅碗瓢盆,锄头镰刀等等一应俱全,还给拿了十尺的棉布,给孩子们做点新衣服,十斤玉米面,三斤豆油还有二斤的大米。

宋娟千恩万谢的直接就和孩子住回了家,她要有自己的空间,新房是标准的三间房,左右睡觉中间灶房。

能爬起来继续战斗的是三个老娘们,于婶子的逼被两根鸡巴操了以后,还没恢复,那三个年轻的逼还在疼着。小李会计带着大家又在一个房间里搭了一个床,板子有的是,人多的很,一会就能布置一个房间。行李铺上就能睡人。

我到了的时候打擂台已经开始了,规矩很简单,三个女人代表三家,一起被干,谁先受不了谁先下,原则上另外几个女人也能上,只要你家的地方有个逼在等着大家操,就不算失败,就看谁敢拼命了。

这个规矩对吴嫂子不太公平,她的逼还是太紧,操她射的快,她属于干计件占便宜,靠时间不行的那种,但是昨天的规矩已经让她占了便宜,今天她也就没说什么。郭嫂文竹是最适合这个玩法的,她的逼不像最早我操的那回了,那回只有老郭和小李会计操过,很紧,这时逼已经被大家操开了,她是真的喜欢做爱,可能也是为了报复郭大哥,据说,不光是我们,她还勾引了之前给他家帮工的几个老光棍,那几个老光棍都四十几岁,没结过婚,以前就是哪家有活哪家干,自己吃饱了啥都不管那种,解放后,队里找了个房子让他们几个人住在一起,文竹几乎每天晚上跑去他们那里,啥都不要就是想被男人操,这个女人虽然是富农家的婆娘,年龄也大了,但长的白白嫩嫩的,也不讨人厌,这几个老光棍子一辈子没干过女人,一干就是几个小时,后来村里其他男人也偷着跑过来,给光棍们拿些酒,换成他们来操文竹,老光棍子体力也不行,也不能天天干,这就同意了,这样文竹的逼每天都在白天晚上的被干,成了纯粹的老逼。

三个女人排成一排,十五个男人分五组,我回来时一圈没干完,就连吴嫂子也不再夹紧她的逼,逼上使劲体力消耗太大,她就这样躺着,随着鸡巴操,但这也是最紧的。秋月身材小巧,逼也是短,生过四个孩子子宫口早都松了,鸡巴顺着逼直接操进子宫里没啥特别的紧,就像阴道的延续,这样的女人已经没法生孩子了,挂不住葫芦。文竹游刃有余,配合着媚笑和叫床声,这个昔日的良家妇女真的堕落了。

我没跟着干,我去了宋娟家里。

上午家安顿好了,小寡妇正在给孩子裁着衣服,孩子爷爷觉得对不住孩子,最近很亲这两个孙子孙女,这会儿带到家里玩去了。

看我进来了,她直接就扑进了我的怀里,有两天没操了,再加上新家安顿好了,内心对我的感激,小寡妇迫不及待的把我带到了西边的小屋,小屋里炕上只放了一个小垫子,看来准备一个小垫子是这个村已婚女人的习俗,平时叠着放起来,操逼时铺上不会弄脏褥子,小寡妇今天给我做了一个全套服务。

先是自己把衣服脱光,然后再脱了我的衣服,让我躺在炕上,先用嘴裹着我已经硬起来的鸡巴。昨天晚上操逼没洗鸡巴,鸡巴上有点异味,那是女人的淫水和男人精液混合的味道,小寡妇不知道,但也不嫌弃,直接脑袋上下套弄,嘴起伏着,让我舒服。

再一次认证口交绝对不是能自学的,小寡妇已经很用心的琢磨了,但还是不行,索性她把头抬起来,不擅长做就换成擅长的,扒开自己的逼,一屁股坐在我的鸡巴上,上下套弄的了起来,然后主动把我的手放到了她柔软的大奶子上,她每套弄四五下我就向上顶一下,反正鸡巴头就在子宫里,淫水顺着大腿根往下流,这个动了情的女人两眼满满的爱。

因为怕孩子回来,我抱着她操时把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里,在我穿衣服时,我看她蹲在地上用力的想要把子宫里的精液弄出来去,就问她为什么,小寡妇白了白眼,说出原因,原来那天早上我急忙操出来之后,小寡妇匆忙的走了,盛在子宫里的精液随着她白天的活动慢慢的往外渗,一整天阴部斗湿乎乎的,擦干了也不行,还是慢慢的出来,让她整个一天都夹着逼,走路都是怪怪的,很羞人的。我帮她用手压着小肚子,也是只出来了一部分,她只好把来月经时扎的月经带绑上了。这样能舒服一些。

我再次回去时,打擂台已经到了白热化,三人都在坚持,但是明显文竹越战越勇,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了,操逼的男人因为昨天药力的后遗症,能战斗的只剩下了六个,其中最猛的还属柱子,这个牲口基本上休息一会鸡巴就硬,换个逼继续操,他现在喜欢抱着屁股在后面干,这样男人能用上力,他鸡巴短,这样还能操的更深,而且两只手捞着前面的奶子使劲的揉着,捻着奶头,女人高潮的更快。

现在三个女人都是这种姿势被操着,咕叽咕叽的鸡巴操进逼里来回抽插的声音,还有三个女人哎呦哎呦的呻吟声。刚开始时,这几个逼很正常的在挨操着,时间长了昨天的轮奸后果就显示出来了,毕竟才一晚上,昨天至少被干了四十炮的逼还是有点没恢复到完好如初。

第一个被干趴下的是秋月,摇头说不行了,得了六十分,第二个是吴嫂子,其实她还能坚持个把小时,但是她看到生龙活虎的文竹,知道坚持一个小时她还是不会赢,所以就拿个第二名,八十分,本来赢了的文竹可以停止了,但是没有尽兴的女人坚决要让男人们继续操她,虽然铁牛说至少她已经来了三次高潮。我在一边和小李会计说这话,欣赏着表演,又过了一个小时,最后一个柱子已经表示不干了时,文竹扒着逼按着已经被操成黑枣大小的阴蒂刺激这自己,这个场面也刺激到了我,本来在宋娟那里就没尽兴,我一把脱掉裤子,抱起文竹,鸡巴顺势插进去,满屋子走了起来,边走边用手托着她的大屁股,一下一下的往上扔,鸡巴不出来,然后屁股掉下来,鸡巴更深的插入逼里,这个姿势子宫有些下坠,我的鸡巴本身就长,一下一下顶在子宫口上,我身上的文竹大声的叫着,“好舒服,好舒服去,终于干到里面了,再来,再来呀,用力干。”

当我射了进去,把她放下来时,她的两条腿不会走路了,应该是被操的子宫痉挛,影响到了大腿的力量。

在以后的几天里,由于这几个逼总是有受伤的,记工分和打擂台两种形式换着在玩,比分交替上升,于婶子家明显分数要低很多,但看了另外两家女人的操逼架势,于婶子也认输,情绪不是很好,不过也有心存侥幸的心理,哪天说不上另外两家哪个逼被操坏了不能用了呢?胜负还是不好说,坚持到最后,抗操的应该能赢,大家还是在比试着逼的坚持。

最新回复 (1)
全部楼主
  • shibin 1月前
    0 2
    准备写多少呀?立意不错,最好来点强奸什么的,起性。
返回
发新帖